八百年前是一家

实验室来了个漂亮的小师妹,我搭讪问:“贵姓?”

师妹说;“免贵,姓潘。”

我高兴地说:“太好了,我们八百年前是一家啊,我姓武!”

然后,小师妹低头红脸走了,估计深度内伤了。